人工智能时代,泛娱乐产业经历着怎样前所未有的“裂变”?

2018-11-09 14:20:33 来源:雷锋网
标签:

 

近几年,中国泛娱乐产业的发展大家有目共睹,以打造IP为核心贯穿动漫、影视、游戏、番剧、文学等互动娱乐内容也开展的如火如荼。2018年,中国泛娱乐行业市场规模已经接近7000亿元人民币,据预测到了2020年,规模将接近9000亿元。
 
但同时,在消费升级、行业政策变化、人工智能技术不断发展等多重因素影响下,泛娱乐产业也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裂变”。
 
 
首先,自2018年3月以来,国家开始重点整治和审批内容不合规的游戏,并清理无版号游戏,而决定着游戏公司命运的版号审核也一直处于关闭状态。据业内人士透露:“去年通过内部监测我们发现一星期大概有100款新游戏上线,今年只有50款。”监管政策的出台,本质上是为了促进游戏行业未来的良性发展,迫使国产游戏走精品化路线并提升海外竞争的软实力,这无论对于游戏企业还是大众玩家来说都是一件好事。然而,国产游戏实力的提升并不是能够一蹴而就的。除了在内容上需要沉下心来,在技术上也要有所提升,特别是在游戏动画制作效率方面。目前整体国产游戏的制作质量都比较粗糙,源于制作的低效率和高成本,这无疑是游戏企业在精品化发展道路上的一个重大阻碍。
 
而影视动画行业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国产动画剧情及角色始终偏向“低幼化”,制作质量也不尽人意。数据显示,在2018年上半年上映的22部动画电影中,国产动画电影11部仅惨淡地收割了8亿7875.9万的票房。除了内容偏向“低幼化”,制作质量和效率一直以来都是国产动画行业的硬伤。例如业界点评制作质量精度不是很高的《熊出没》大电影,据透露成本在2000-2500万左右,500多人参与一年左右的时间才全部完成。正如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李院长所说,用更成熟的技术来讲感动人的故事是影视动画行业迫切要解决的问题。
 
反观近几年的番剧市场,还是比较火热的。行业巨头们纷纷开始布局,去年腾讯就发布了国漫“百番计划”,意在引领国漫行业良性发展,b站的番剧《工作细胞》周播也已经破了千万。番剧通过周播的形式具有一定的灵活性,不仅能够帮助制作方更好地洞察市场需求以此调整剧集内容,同时有利于做长线产品,与用户之间保持更为稳定、紧密的联系,衍生品的推广周期也更长一些。但是目前国内的番剧周播制还没有大量普及,主要原因是周播制的番剧除了需要每一集的故事有吸引力以外,对制作质量、制作效率都有非常高的要求。用传统的动画制作方式想要实现高质量的番剧周播,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成本,对于很多公司来说实际上设置了非常高的门槛。
 
在动漫、文学领域,围绕创意内容打造优质IP的努力也一波多折,包括打造虚拟偶像、开拓虚拟直播市场、构建线下主题乐园等。理想很丰满,但是现实还是非常骨感的。迫于技术原因,虚拟IP的制作质量一直良莠不齐,线上线下互动目前为止也仅仅停留在最基础的层面,很多虚拟偶像仅能与用户进行打招呼、眨眼睛等简单的互动,而且实时性较差,大部分都是提前进行视频录制,然后现场播放。
 
 
从以上情况我们不难看出,泛娱乐行业亟需一场大规模的洗牌,倒逼相关企业由追求速度与数量的资本导向,逐渐聚焦到产品及内容的品质提升上。因此,优质虚拟IP的开发和互动、辅助高质量的游戏及动画电影输出,最终实现可持续性的变现,成为了泛娱乐行业困境的突破口。而相应的技术支持与实现,帮助企业提升制作效率、降低制作成本、提高制作产能的需求也迫在眉睫。
 
优质虚拟IP变现成热门
首先我们要知道,虚拟IP本身就具备很多现实偶像明星不具备的优势,比如不会有绯闻、出轨、家暴等负面消息,不会因为变老和隐退而降低其商业价值,也不会有解约纠纷等负面新闻,公司能够将IP价值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而虚拟IP想要实现持续变现,也要经过多环节的设计和制作。一个作品衍生出来的虚拟IP发展路径,是从纯文字小说到漫画,从漫画到动画,从动画到影视、游戏、短视频、番剧等,再到虚拟偶像的打造,并与观众进行线上直播和线下主题乐园、演唱会的互动等。最后几个环节是最高体验,动画、影视、短视频和番剧能够将IP的世界构建和展示的更加直观立体,持续产出优质的内容与用户保持连接;游戏是可以让玩家进入到IP所在的虚拟世界进行互动,让他将自己代入到角色场景中;而虚拟偶像在线直播和线下面对面互动,则是让虚拟IP进入到真实世界与用户产生联系。一个优质的IP只有真正地与用户建立起联系、产生了强有力的情感连接并保持频繁的互动交流,才能够产生粉丝效应,提高用户黏性,从而为之后持续的IP变现提供可能。
 
 
这个道理很多公司都懂,到目前为止番剧行业正在加紧布局,但是虚拟偶像行业才刚刚起步。无论是游戏企业、番剧制作方、影视动画公司、线下主题乐园,甚至是培育现实世界偶像团体的明星娱乐公司,都希望打造属于自己的虚拟偶像,提高自身抵御商业风险的能力,开辟多条变现途径。
 
制作效率引发产业困境
然而,泛娱乐产业中IP与用户的情感连接除了需要有优质的内容作基础,还要有强大的技术作支撑。可现如今的情况却是,IP角色的制作和互动依然大量地依赖于人力手工操作,想要将这些充满创意的优质内容进行快速地输出,并且以最佳的效果呈现在用户的面前,则需要依靠大量的动画制作劳动力没日没夜的加班才能够实现。
 
我们从下图可以先了解一下整个IP角色动画制作的全流程:
 
 
确定了人物、剧情和场景,接下来就是制作的环节了。角色模型构建需要模型师,角色绑定需要绑定师,而想要让这些角色真正地动起来,则需要动画师将每一帧制作出来,再通过大量的帧让角色表演各种动作、表情和手势等。随着动画内容的不断更新和展示形式的不断增加,剧情和场景将对于各种动作和表情等产生大量的需求,因此一个动画制作团队中,动画师的人数往往是最多的,工作量也是非常繁重的。
 
事实上,单纯依赖手工制作除了为动画师带来繁重的工作量以外,还会导致诸多问题。
 
制作效率低
1人、1天、1秒钟
作为制作流程中工作量最大、制作最精细的环节之一,动画制作环节往往需要专业的团队配备数量庞大的动画师合力完成。而一个成熟的、专业的动画师,花费整整一天的时间,能完成的高质量(包括人物面部表情、肢体动作、眼神及手势)电影级别的动画内容也不过在1秒钟左右。
 
制作质量低
优质动画师 < 2%
在当今行业中,能够真正完成高质量动画内容制作的优质动画师是屈指可数的,仅占整个行业的2%左右。行业人才的良莠不齐导致的问题就是,一个动画制作团队不可能全部配备的都是优质的动画师,不同的制作水平和能力会让最终的制作效果大打折扣,质量无法得到应有的保障。
 
制作周期长
高质量周播 ≈ 不可能
在互联网纷杂变化的今天,观众需要足够的时间去认知、理解和接受一个角色、一个品牌,这便需要IP孵化企业在保证质量的基础上,持续产出并推广与IP相关的内容与创意,从而打造长效的影响力和后续的衍生产品。然而在如此缓慢的制作效率下,想要实现上述效果显然是非常困难的,需要大量的动画师劳动力填补技术上的空白。
 
制作成本高
动画师 > 1000元/天
一个成熟的、能够制作电影级动画效果的动画师工资,1人1天最低也要1000元,结合之前提到的制作效率,如果想要实现快速、高质量的动画制作,所需要的制作成本都在千万以上,对于拥有好内容和IP的孵化企业来说,门槛无形中又被提高了很多。
 
关注电子技术交流网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产业观察、行业动态、技术大餐每日推荐
享受快时代的精品慢阅读
 

 

继续阅读
回归的王孟秋,还在做消费级无人机?
回归的王孟秋,还在做消费级无人机?

上一次活跃在大众面前,他从硅谷归来,带来了一款带保护壳且能「自拍、折叠」的无人机:Hover Camera(小黑侠)。后面的事,众所皆知,这款代表着另一种思路的无人机产品点燃了市面上那场你追我赶的「低空市场」竞争。赶上无人机的风口,一堆「类似」产品不断涌现,五个月后,大疆也发布了同样能「自拍」的 Mavic Pro。

德国政府将投入30亿欧元用于人工智能技术战略

据德国媒体报道,到2025年为止,德国政府将投入30亿欧元用于人工智能战略的实施。联邦政府打算用这30亿欧元在人工智能领域新增100名教授和资助扩展人工智能中心的建设,新的技术将更贴近服务中小新企业。

是谷歌变了还是世界变了?

“科技不能解决人类的问题。科技是助推器,但人类必须解决人类自己的问题。”

德国加注AI研发,能够赶上美、亚洲?

北京时间11月14日早间消息,德国政府宣布,将拨出约30亿欧元用于人工智能技术的研发。德国目前正寻求缩小在软件引导创新方面与美国和亚洲之间的差距。

谁是2018中国AI领军人?

11月8日晚,由网易智能、清华大学数据科学研究院联合主办的《2018中国AI英雄风云榜》候选人评议会在乌镇恋爱的犀牛咖啡馆举行。

更多资讯
苹果最大代工厂鸿海集团计划大裁员

近日,有消息称苹果供应商,全球第一大代工厂商鸿海集团或因明年全球经济情势等不确定影响,近期计划降低人力成本和固定费用。

全球自动化及智能化程度最高的装配式生产基地即将在武汉投产

“像造汽车一样造房子”即将从预言变成现实!11月28日,全球生产规模最大的装配式生产基地即将正式投产,生产基地设计产能年产39万立方米PC构件,产能规模世界第一。

AI应届博士年薪涨到80万,人才这么紧缺?

一年前,针对AI领域的应届毕业生,硕士生约莫能拿到30万元的年薪,博士生则高达50万元。今年,薪水行情仍在噌噌上涨。

应用材料公司发布2018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务报告

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 — 应用材料公司(纳斯达克:AMAT)公布了其截止于2018年10月28日的2018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务报告,营收、营业利润和每股盈余均实现强劲增长。

Imec、根特大学和SEED在水凝胶软镜片中展示电子装置

Imec, Ghent University and SEED Demonstrate Electronics in Hydrogel-based Soft Lenses